南方网> 广东知识产权>广东资讯

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如何赶超硅谷

2017-12-29 09:07 来源:南方日报 杜艳 苏梓威 郭悦

  夜幕下的硅谷,灯火通明,连接旧金山和圣何塞(硅谷核心区)的101公路上车流交织,红色的尾灯,排成了一条条长龙,一眼望不到头……这对于在硅谷、深圳同步创业的柔宇科技创始人刘自鸿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场景。

  在距离硅谷一万多公里外的中国珠三角,广深之间也经常出现塞车的情景。曾经,“广深高速一塞车,全球电脑就缺货”让全球见识“世界工厂”的制造实力。而现在,广深连线正发生着深刻的内涵变化。从塞车的广深高速到拥挤的广深高铁,从“世界工厂”到“硬件硅谷”,从货物流频繁到人流涌动,从商品贸易到服务贸易,广深之间的交通要道上流动的不再仅仅是货物和人流,还有服务和智慧。

  在加快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的背景下,一条依托广深高速、城轨铁路等复合型交通要道的世界级创新廊带正在向着“中国硅谷”的目标迈进。不久前,《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规划》正式印发,规划提出将在广深莞三地构建“一廊十核多节点的空间格局”,到2050年建成国际一流的科技产业创新中心,成为全国创新发展重要一极。

  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能不能打通大湾区的创新要素通道,链接世界创新前沿的浪潮之巅? 

  A越洋对话

  从硅谷101公路到广深科技创新走廊

  从深圳到硅谷,需要从香港出发,乘十几个小时飞机才能到达。创业5年多来,刘自鸿频繁往返于硅谷和深圳。柔宇科技把公司的基础研发放在硅谷,而把产品设计和生产放在深圳。

  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也在开启企业的硅谷布局。他表示,集团已在硅谷建立研发中心,加强人才集聚以及前瞻技术研发,“我们在当地想招十几个人才,报名来了200多人”。

  当刘自鸿坐上飞往硅谷的飞机时,思科首席执行官查尔斯·罗宾斯却跨越大洋,来到珠三角。在广州,年产值将达千亿元的思科智慧城正在加快建设。思科还将合作范围扩大到惠州,携手合作伙伴共同在惠州打造集科技、创新、生态和智慧于一体的潼湖科学城项目。“在这里,每天都有很多创新活动在进行。”查尔斯·罗宾斯发出感慨。

  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也来到广州,他穿着无菌服,走进供应商的摄像头生产车间。在2017广州《财富》全球论坛上,面对主持人的提问和媒体的镜头,库克表示,曾经人们对中国有误解,最流行的看法是中国的劳动力成本比较低,但是人工成本不是苹果来中国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这里的技术。“这里拥有最好、最成熟的制造技术,我不知道在美国能否满足制造要求。”

  从刘自鸿的硅谷之行到库克、罗宾斯们的粤港澳大布局,从硅谷101公路到广深科技创新走廊,旧金山湾区与粤港澳大湾区的隔空对话,正在碰撞出发展的新思维。

  在旧金山湾区,硅谷101公路道路两旁,Facebook、Google、苹果等全球顶尖科技企业一路排开。Runway孵化器创始人AllanYoung告诉记者,这里沿线集聚了创新、金融、高校等功能,还拥有斯坦福大学等知名高校。

  而现在,对标硅谷101公路的广深科技创新走廊正在进入人们的视野。一度被称之为“中国著名塞车公路”的107国道,正连同广深高速、广深沿江高速等组成一条复合型交通要道,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经济繁荣的标志之一。在这条连接广深、贯穿珠三角东岸,串联起总面积超过1.1万平方公里的经济带上,腾讯、网易、华为、中兴、大疆、OPPO、vivo、易事特、大疆创新、UC、酷狗等全球知名企业不断成长壮大。

  这里聚集了拥有79所普通高等院校,7个国家重点实验室,233个省部级重点实验室,汇聚广东全省70%以上科技人员和95%的博士的“超级大脑”广州,以及被《经济学人》杂志称之为世界创新和发明“皇冠上的明珠”的深圳。更具有想象空间的是,广州的身边站着制造业大市佛山,深圳的身边则是有着“世界工厂”之称的东莞和加速快跑的惠州。

  在2016年6月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和康奈尔大学等机构联合发布的2017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中,以“数字通信”为主要创新领域,深圳—香港地区在全球创新集群中排名第二,超越了硅谷。

  “广深科创走廊非常有希望成为中国乃至全球最具活力的创新产业集群。”刘自鸿表示,广州的研发基础优势与深圳不可替代的创新氛围、产业优势进一步结合,与周边城市共同形成的产业链优势高度融合,将对全球创业者产生更大的吸引力。

  B产业共振

  高速环线串联新技术新思维

  “世界上能造航母的国家有很多,能独立造基因测序仪的只有中美两个国家的三家公司,我们很自豪是这三家公司之一。”深圳华大基因股份有限公司CEO尹烨说。

  去年底,华大基因旗下的BGISEQ—50小型台式基因测序仪通过生产许可。这样一款让华大基因的CEO自豪无比的机器背后,是广州和深圳这两座城市在产业方面的共振。

  今年3月,富士康与华大基因在广州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华大的仪器将由富士康在广州生产,有了它,将来人人都可以很轻松地知道自己的基因,这个市场规模不会小于手机。”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表示。

  9月,已在深莞重兵布局的华为也落子广州,将与白云区共同建设云计算中心、云产业运营中心及创新展示中心,以及云产业发展平台,打造千亿级新一代信息产业集群,而同为深圳企业的中兴通讯,还入驻了广州天河智慧城。

  富士康科技集团总裁郭台铭表示,从过去的深圳、佛山、中山、珠海到现在的广州,富士康沿着珠三角环线高速一步步加大对实体经济投资,就是希望让珠三角环线能像硅谷的101高速一样,成为一条串联信息技术的高速环线。

  伴随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加快布局,一条集研发、转化、制造于一体的创新通路正在粤港澳大湾区快速打通,更多的新技术、新思维在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迅速跨界融合,形成“血脉”贯通的超级产业群。

  “我们秉承中科院‘顶天立地’的宗旨,一方面为国家研发有关国计民生的新技术,另一方面为当地经济的持续发展提供技术支撑。”在广州南沙,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的广州分所正依托广州地区的市场优势、人才资源优势及区位政策优势,与当地产、学、研、政、资展开广泛合作。

  与此同时,广州先进所的科研成果正在不断反哺深圳。去年6月,由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广州中国科学院先进技术研究所、韩国工程院韩彰秀机器人研发团队联合组建的中科德睿在深圳落地

  广深之外,研发、设计“大脑”在深圳,生产、制造“躯干”在东莞,也正成为一大批珠三角先进制造业的生产新模式。

  “双城”故事背后,巨大的发展能量正在被激发。今年上半年,广州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9891亿元,增长7.9%;东莞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525.39亿元;同比增长8.1%;深圳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9709.02亿元,增长8.8%。发展势头凶猛的广深莞创新联手,正形成湾区内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的产业共振。

  C直面风口

  创新共同体发力未来产业群

  11月16日,空中客车(中国)创新中心正式落户深圳。作为全球第二大航空航天技术公司,第一大直升机制造商及全球领先的防务公司,总部在法国的空中客车选择在美国硅谷设立第一家创新中心,而其全球第二家创新中心选择了珠三角。

  “空中客车的创新维度越来越广,并越来越国际化。”空中客车中国创新中心首席执行官罗岗说,该创新中心将主要从事无人运输、智能交通、客舱VR/AR等新兴产业领域的投资、孵化、合作和并购等业务板块,还将探讨与相关机构共同设立产业发展基金。

  就在十几天后,一条“无人驾驶”的智能公交系统首次在深圳上路试运行。4辆使用阿尔法巴智能驾驶公交系统的全电动公交车以10—30公里/小时的速度开始运行。

  几个月前,广汽集团研发的WitStarⅡ无人驾驶汽车也刚刚在2017世界智能驾驶挑战赛上,斩获无人驾驶组“领先奖”和“最佳跟驰奖”。广深携手开启了面向无人驾驶领域的全新尝试。

  “中国新兴技术发展极为迅猛。深圳作为中国高新技术领域龙头城市,积累深厚并且发展迅速。”罗岗说,所以空客要把创新中心建在广东深圳。

  在“硬件硅谷”崛起的背后,以广深为主形成的粤港澳大湾区创新共同体正面向全球新兴产业领域发起冲锋。

  根据《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规划》,这条科技创新走廊建设发展将分“三步走”:第一步,到2020年科技产业创新能力领先全国;第二步,到2030年建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科技产业创新中心;第三步,到2050年建成国际一流的科技产业创新中心。

  今年5月英国ARM也正式落户深圳,其计划在深圳成立合资公司,并建设成为国内重要的、由中方控股的集成电路核心知识产权(IP)开发与服务平台。这一被称为“全球科技市场年度重大事件”背后,是深圳芯片产业将冲击全球半导体行业创新尖端的写照。要知道,2016年,以芯片产业为代表的深圳集成电路产业规模首次突破500亿元,产业规模同比增长30%。

  从应用创新到源头创新,广深科技创新走廊沿线企业加快向全球源头创新前沿领域进发。

  此刻,广州已定位为打造国际科技创新枢纽,实施“IAB”计划,即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而以引领式、颠覆性创新为主体的未来产业,也成为深圳争创新优势的重要支撑。根据规划,2017年深圳在对创新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支持方面,支持产业项目1000个以上,产业规模超过3.1万亿元。东莞则提出建设成为国际水准的科技成果转化地、全国领先的智能制造基地、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的中部脊梁。

  “和美国的硅谷相比,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的最大优势就是有像东莞这样的成果转化基地,可以使创业者从设想到产品的速度比硅谷快上5到10倍,而成本只是其五分之一,甚至更少。”中山大学教授林江表示。

  在观察人士看来,这条可以媲美美国“101公路”的创新通道,正在成为珠三角乃至粤港澳大湾区的“创新辐射源”,其聚集起的超级产业集群也正为世界打开广阔想象。

  “人们也许会问,下一个世界水平的‘硅谷’最有可能出现在哪里?我认为,就在深港地区。这一区域包括深圳、香港、东莞、惠州和广州。”香港科技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学系教授、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泽湘表示。

  ■专家访谈

  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经管学院教授唐杰:

  广深莞应建不同层次

  和领域的科创中心

  南方日报:您认为广深科技创新走廊首先在空间上连成一体,交通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

  唐杰:我认为,大城市核心及大都市区沿高效交通走廊发展,从铁路到高速公路网将构成大都市带空间结构的骨架。

  南方日报:那么在这个科技走廊当中,广深莞三个城市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

  唐杰:广州、东莞等城市可发挥比较优势,建设不同层次、不同领域的科技创新中心,与深圳共建粤港澳大湾区科技创新主轴。比如可以有中小城市商贸中心、物资集散中心、先进制造中心,打造环粤港澳大湾区特色产业带、低碳经济示范区等。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核心是打破行政界限、合理分工协同创新,转变发展方式。经济大规模集中在珠江三角洲地区,我们要把产业向粤东粤西扩散,要使粤东粤西成为沿海开放发达地区。粤港澳大湾区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城市群的重构。

  南方日报:您提到过“构建一核一轴一带五圈的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空间结构”,这些城市具体应该如何协同发展?

  唐杰:我觉得应充分发挥要素集聚和空间集中效应,形成以沿海为带、以珠江为轴的T字型空间结构,建设相互协调、共同发展的五大城市圈湛茂阳城市圈、澳珠中江城市圈、港深莞惠城市圈、广佛肇城市圈和潮汕城市圈,构成一核一轴一带五圈的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空间布局。

  南方日报:在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的发展中,除了城市之间的协同发展,在创新上还要注意什么?

  唐杰:在创新的过程中有两个重要的效应,一个是创新扩散的速度,另一个是创新扩散的范围。在创新过程中,很重要的一点是产业内部和产业间的关联。专利要变成一个生产标准才能盈利。

  深圳为什么能够在40年内成为全球创新中心?因为技术高度集中,其中41.2%的专利来自于数字和通信计算机,这是过去40年全球专利技术增长最快的部分,创新转型一定会成为我们未来的策略。

编辑: 黄嘉瑜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